恩格斯是这样学习波斯语的

[日期:2014-05-30]   来源:经典与当代  作者:经典与当代   阅读:170[字体: ]

恩格斯是怎样学习波斯语的

作者:周思成    来源:《光明日报》2014526

恩格斯拥有惊人的语言天赋。一位传记作者估计,恩格斯能流畅地说和写的语言就有十二种,能阅读的几乎有二十种。这些语言中,甚至包括新波斯语、阿拉伯语等相对冷僻的东方语言。

恩格斯学习语言有什么秘诀?他曾在书信中提到,自己学习语言总是不研究语法(变格、变位和代词除外),而是靠着查词典阅读所能找到的古典作家最困难的作品

仅靠书信中涉及外语学习的吉光片羽,我们很难还原出恩格斯学习外语的实际情况。所幸,在马恩文献遗产中,保存着不少恩格斯学习外语时留下的笔记摘录。承德国罗尔夫·黑克尔教授的帮助,笔者获得了这份珍贵笔记的复本,由此我们或可一窥恩格斯学习外语的实态。

这份笔记的手稿原藏于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共4页,每页分左右两栏书写在宽约20cm、高约27cm的白纸上,主要语言为德语和新波斯语,其中恩格斯摹写的波斯文字呈现为略带生涩的纳斯赫体。据笔者初步释读,这份笔记写于18535月到6月间,摘自英国东方学家威廉·爵士的《波斯语语法》。恩格斯的学习笔记,除一份常见的波斯语字母表外,仅从原书摘录了字母表”“辅音”“元音”“名词”“形容词5部分。尽管只涵盖了原书近1/5的内容,但这份手稿的确为考察恩格斯的外语学习提供了新的证据:他确实是首先从语法的基本规则入手,然后便转而阅读古典作家作品和报刊杂志,以熟悉句法和生词。但这并不是说他不直接研究语法

手稿还留下了两个谜团:笔记结束于第3页左半栏,但在该页右上方写有琼斯的波斯语语法这样一行小字,可见应是打算接着写下去;不仅如此,抄写字母表时还漏掉了两整行。恩格斯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期学习波斯语?又为什么如此匆忙地中断了学习笔记?

这份笔记写于恩格斯重返英国曼彻斯特,代家族打理欧门恩格斯公司部分生意的时期。在此期间,尽管每天都要承担公司繁重的文书工作,他还是挤出时间来从事自己的爱好和研究。这20年的双重生活,正是恩格斯空前迅速地积累自然科学、军事学,特别是语言学知识的时期。繁重的工作给恩格斯带来了巨大压力,甚至一度使他的健康急剧恶化。在这个意义上,这份中断了的波斯语笔记或是其曼彻斯特岁月的真切见证。

恩格斯着手学习波斯语,主要是因为东方危机和随后爆发的克里木战争。他对于东方历史和东方社会的看法也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19世纪40年代末,恩格斯还写道:(法国)征服阿尔及利亚,对于文明的进展却是有意义的……拥有文明、工业、秩序并且至少是相对开明的现代资产者,同封建主或者同尚处于野蛮社会状态的掳掠成性的强盗比起来,毕竟略胜一筹。从最初将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视为资本原始积累的一种辅助手段,到承认它们是全球资本主义的一个部分,是通过掠夺外围的原料和市场来巩固资本权力的一种手段,这样一个思想转变的萌芽,就产生于19世纪50年代。这一转变与当时欧洲殖民者在亚非大陆的争夺日益激烈这一现实密切相关,而后萨法维王朝时代的波斯,就处在这场历史风暴的中心。从19世纪50年代末和恩格斯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写的几篇东方问题短评来看,他们对帝国主义侵略波斯的历史是极为关注和熟稔的。也正是这一时期围绕着东方殖民地的外交争斗和几场战争,让恩格斯将对近东特别是使用波斯语的波斯和阿富汗地区的社会历史的研究提上了日程。我们面前的这份波斯语学习笔记,便是这一转变带来的结果之一。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编译局马列部)

感谢北京大学通讯员投稿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