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安:马克思《危机笔记(1857-1858)》的编辑、研究现状及意义

[日期:2014-04-03]   来源:经典与当代  作者:经典与当代   阅读:117[字体: ]

马克思《危机笔记(1857-1858)》的编辑、研究现状及意义?

陈长安
(日本东北大学经济学研究科博士研究员)

【摘  要】本文粗略介绍了马克思《危机笔记(1857-1858)》(MEGA IV/14)的编辑工作、所收录文献及特点、编辑过程涉及的理论问题和迄今为止的相关研究,并简单说明了《危机笔记》对危机理论研究、《1857-1858年文本群》研究、《资本论》创作计划研究的意义。在苏联专家于二战前完成的解读稿的基础上,经德国专家倡导,《危机笔记》编辑工作最终在日本仙台重新启动。《危机笔记》是难得的专门关于危机的长篇幅文本,有利于研究马克思的危机理论;它与同时期创作的《大纲》都以法国开篇、对危机的看法都逐步从金融层面深入到生产层面、且有理论互动,与同时期的书信和报刊文章也有密切联系,有利于对由《大纲》、《危机笔记》、书信、报刊文章共同组成的“1857-1858年文本群”做更深入的研究;它同时涵盖了“五篇结构”、“六册结构”的后三篇、三册并体现了其间的细微差异,有利于对《资本论》创作计划的研究。
【关键词】《危机笔记(1857-1858)》(MEGA IV/14);危机理论;“1857-1858年文本群”;“五篇结构”;“六册结构”

一、编辑进展
1.原苏联专家的先行工作及贡献
原苏联的文献学专家在二战之前,已经将笔记原稿解读,初步识别了马克思的书写内容及笔记所收入的内容,将之打印出来形成解读稿。当然,解读稿毕竟是一个初稿,其问题主要有:存在极少数辨认不出或辨认错误的书写内容、剪贴的来源期刊大多不明、注释不全。解读稿虽然是一个未完成的编辑底稿,但确实成为编辑工作因故中断之后得以重启的新起点,使编辑工作有本可续,不必从零开始。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MEGA编辑的持续性及苏联专家的历史贡献。
2.编辑工作的启动、分工和进展
本卷,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国际考证版第四部分第14卷(MEGA IV/14)的编辑由德国和日本的学者承担,预计2016年出版。编辑工作由罗尔夫?黑克尔(Rolf Hecker),米歇尔?亨利希(Michael Henrich), 米歇尔?克拉克(Michael Kr?tke)在1997年基于莫斯科先驱们二战前所作的准备而发起。然而因故在2006年停顿。最终,在所有先行努力的基础上,由日本仙台的MEGA编辑小组重新启动。编者包括德国的罗尔夫?黑克尔,弗里茨?费勒(Fritz Fiehler)和仙台小组的守健二(东北大学)、大村泉(东北大学)、柴田信也(东北大学)、早坂启造(岩手大学)、八柳良次郎(静冈大学)、大野节夫(同志社大学)和齐藤彰一(岩手大学)。此外,东北大学研究生玉冈敦、陈长安和盛福刚也在大村泉教授指导下协助编辑。玉冈敦和陈长安利用本卷材料完成博士论文并于2013年3月取得博士学位。
文本卷(TEXT)的编辑分工已经开始,马克思手写的文字内容由德方承担,除此之外的报刊剪切粘贴内容由日方承担。
关于附属材料卷(APPARAT),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全体编者都在准备《导言》(Einführung), 《产生和传播》(Entstehung und überlieferung), 《注释》(Erl?uterungen)。
    具体编辑工作主要包括:出处调查即调查马克思摘录内容的来源报刊;解读校对即根据来源期刊解读马克思手写的摘录并校对苏联专家的解读稿;制作公司名、人名索引;从事相关研究等。
    出处调查。该卷由马克思对危机的摘录组成,除少量书写内容外,绝大多数是对报刊的剪贴,必须调查每份剪贴的出处。这首先是注释的需要,也有利于相关研究。编辑小组调查了东北学院大学的《经济学家》数据库,东京经济大学的大英图书馆数据库,东北大学图书馆的《泰晤士报》数据库等,还派人到大英图书馆调查复印相关报刊。目前这一工作已基本完成,仅留下个别来源不明的摘录。
根据来源期刊校对解读稿。马克思摘录与原期刊不一致的情况大致有以下几种:个别数字誊写错误;某些常用单词的缩写;誊写段落时省略不重要的词句。在校对的过程中,会用专门的编辑符号做下相关的注释或说明,这些大部分会收入到附属材料卷当中。今年11月左右,仙台小组将初步校对完全部三册笔记并派人赴柏林汇报。
编辑小组还在制作人名、公司名索引。统计、整理《危机笔记》出现的人物、公司,搜集其背景资料并作注释。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工作非常耗时,尽管包含着琐碎乃至“无聊”的细节,却是整个编辑工作的基础性环节。
此外,《导言》及《产生和传播》的写作,需要作相关的文献学研究和理论研究。
编辑小组定期举办小组讨论会,并适时举办或参与国际学术会议。有的成员还申请了相关的研究项目,如守健二教授主持的“基于国际共同研究的马克思危机论电子数据库建设”( 国際共同研究によるマルクス恐慌論のデジタル?アーカイブの構築)。
3.收录文献及其特征
本卷收入的是,马克思在1857-1858年创作的下列三册摘录笔记 :
B84:“Book of the Crisis of 1857”(《关于1857年危机的笔记本》,以下简称为《危机》)
B88:“1857 France”(《1857法兰西》,以下简称为《法兰西》)
B91:“The Book of the Commercial Crisis”(《关于商业危机的笔记本》,以下简称为《商业》)
这些笔记本由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史研究所(Internationaal Instituut voor Sociale Geschiedenis,IISG)收藏。B84,B88,B91是该所加诸的整理编号。根据调查,这些笔记本创作于1857年10月到1858年2月间。随着工作的进展,可能会更准确地推测各笔记本的创作时期。
仅从题目就可看出,《危机》、《商业》中含有“危机”二字,而《法兰西》则没有。首先,似有必要琢磨是否应该将《法兰西》看作《危机笔记》的一个笔记本。从内容来看,其他两册笔记本中,剪贴、摘录的分置、排列,都可见马克思较明确的“分章编排”,而《法兰西》却不然。马克思后来曾认为法国危机不会发生 。为了弄清本卷的整体特征、也为了区分三册笔记本各自的位置、以及直接回答该以何种顺序收入这三册笔记本,必须认真考察这一点。
三册笔记的大部分是从印刷品即报刊文章中剪切并粘贴的内容 。从这些剪切、粘贴的作业中,可以一定程度地读取马克思的构想、意见之类。例如,粘贴所剪切内容的顺序,并不一定是按其剪切内容的时间顺序。对同一文章的剪切也不是完全按照原报刊文章的顺序,而是选择了一定的行或段落。而且,这些与原文章顺序不同的粘贴非常多,由此可看出马克思按照一定观念“重构”这些粘贴的蛛丝马迹。
另一方面,非印刷品剪贴的马克思手写摘录大体可分为以下五类:
①原文章的单纯抄录。此类的相当部分情况是:当马克思想剪贴某报刊文章的某处时,恰好其背面的部分也是他想剪贴的,因而抄录其中一面的剪贴。在考虑马克思究竟如何剪贴、摘录时,此类摘录可谓意味深长。
②记录文章日期及来源报刊的备忘记。例如,“11 Dec. (Friday.)”[12.11(周五)]、“Paris Nov. 12.”(巴黎 11.12)、 “Econ.” [《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的缩写]、“M. St.”(Morning Star、《晨星报》的缩写)等。这种备忘记,作为推测刊载原文章的报刊名及发行日的材料,对以后的调查很有用。
③原文章的摘要。此类极少。
以上三类基本可谓对报刊文章剪贴或抄录的补充。几乎没有马克思自己的评论这一点,是这些笔记的重要特征——是与他的其它摘录笔记,如《伦敦笔记》的重大差异。
然而,剩下的两类对《危机笔记》而言非常特殊,并有重要意义。
④大统计表。马克思将报刊定期登载的物价等统计表之数个总结为一个大的统计表,就能看到一定时期的价格走势。根据这些表,可见马克思对危机的进度及特征的观察。这里,与单纯剪贴、抄录不同的是,根据信息的重构方式,马克思对相关内容的构想可以间接的表现出来。
⑤页标题。马克思在笔记的大多数页面的页顶都写有该页处理的主题。如:“II) Bullion market.” [II) 金银条块市场。],“a) Raw materials for textile fabrics.”(织布原材料)等。这对探讨马克思创作笔记时的“分章编排”特别重要。根据这些“页标题”,能复原每个笔记的“目录”(详见附录)。而这些“目录”是推测马克思按照何种构想整理危机现象的重要材料。
值得指出的是,马克思在很多剪贴或摘录上加了下划线。许多加了下划线的地方被直接引用或运用于马克思当时所写的报刊文章或致恩格斯的书信。

二、相关研究
1.编辑工作启动之前的研究
在编辑工作启动之前,先后有三篇专门研究或介绍《危机笔记》或其笔记本的论文:
川端正敏教授的《马克思的<危机笔记(1857-1858年)>》 ;
克劳斯?迪特尔和罗尔夫?黒克尔教授合著的《马克思<关于1857年危机的笔记本>》 ;
米歇尔?克莱科特教授的《马克思的<危机笔记(1857-1858年)>》 。
需要一提的是,上述论文也表明了利用未出版MEGA材料从事研究的两条基本途径:一是申请到MEGA文献收藏单位调查研究,一是不同程度地参与MEGA编辑工作。
2.编辑工作进行之中的研究
编辑工作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是确定三册笔记的创作时期、特别是创作顺序。首先要处理的是,马克思按照怎样的顺序创作的这三册笔记?在MEGA编辑中,原则上按时序收录材料,创作顺序的确定就成了根本问题之一。关于这个问题,协助编辑工作的博士生玉冈敦和陈长安在导师大村泉教授的指导下,吸取编辑小组的讨论成果,以马恩这一时期的通信为线索,逐一考察三册笔记,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 。其关于三册笔记的创作时期、创作顺序的主要论点是:
《危机》开始创作于1857年12月12日,在1857年12月末或1858年1月初基本完成;从1858年1月初开始创作 的《商业》是前一册笔记的“续册”,在1月里大体完成了,但是在其后的2月中旬有追加的记录;至于《法兰西》,虽然开始时间尚不十分明了,但最迟着手在1857年12月8日。到12月25日时,相当大部分已经完成。其后,持续到至少1月末。因此,这个笔记有一段创作时期与其他两册笔记重叠。综上,这三册笔记是按照最先《法兰西》,其次《危机》,最后《商业》的顺序创作的《危机笔记》。因此,建议MEGA该卷按这样的顺序收录《危机笔记》。
上述结论的关键证据主要有:
第一、《危机》第一页中,有来自恩格斯1857年12月11日书信的摘录,表明这个摘录绝不可能写于马克思应收到这封信的12月12日之前,该笔记的创作开始时间可大致推定为此时。从封面页中的“伦敦, 1857年12月12日(开始)”[“Lond. 12 Dec. 1857 (commenced)”]来看,该笔记很可能就开始于此时。
第二、马克思1857年12月8日致恩格斯的信中引用了《法兰西》第7页的开头抄录中的一句话,说明当马克思在1857年12月8日写这封信时,已经在《法兰西》中完成了抄录、剪贴《经济学家》这则通讯的部分内容。因此,《法国》的创作最晚也在1857年12月8日就开始了。故而,可以认为,三册《危机笔记》中,最早开始着手创作的是《法兰西》。
另外,马克思1857年12月25日曾致信 恩格斯并撰写文章 总结法国危机,因而可以推定《法兰西》的主要部分在1857年12月25日前已经完成。
第三,从剪贴、摘录的日期及从“分章编排”来看,在1857年末、1858年初之际,马克思从《危机》移到《商业》。
目前,关于这三册笔记的上述创作顺序,以及三册笔记的具体创作过程(特别是过程的阶段性及数册笔记交叉进行的情况),编辑小组内部尚有讨论 和进一步研究。
大野节夫教授质疑《法兰西》首先创作说,力图证明最先创作的是《危机》,其要点有三:一、三册笔记是从《危机》开始创作的,《危机》记有开始日期,如果是最先创作的《法兰西》,也应该记有开始日期;二、《危机》不是作为危机论或《危机笔记》,而是作为“破产(Failures)”的采集笔记开始的,这个笔记本的封面数据标示了采集日期;三、因此,成为资料来源的不是《经济学家》而是《泰晤士报》,这从业已写成的《危机》的脚注中可以明确看出。《泰晤士报》的日期,“3,4,5,7,8,9 December 1857”,表示着采集开始的日期。
守健二教授同意《法兰西》首先创作说,但认为这主要适用《法兰西》多个创作阶段的第一阶段。第一阶段最晚至1857年11月14日,然后马克思暂停并转而创作另外两册笔记,同时他也忙于《大纲》和报刊文章直到12月17日,期间,完成了《危机》的前半部分。第三阶段,马克思回到《法兰西》持续至12月末,完成其主要内容。《法兰西》创作过程非常独特,至少有四个阶段,需要联系这个笔记本以及整个《危机笔记》的创作动机和此时期马克思的思想进程来考察。
黒克尔教授则在相关会议上报告了探讨《法兰西》是否最先创作的论文《1857年危机,马克思将<1857法兰西>置于第一个笔记本吗?》 ,等等。
前述关于三册笔记顺序的报告,经必要修改后用为两名合著者提交的东北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论文的第一章。玉冈敦的学位论文题为「マルクス恐慌観の研究―「恐慌ノート」(1857-58)を中心として―」(《马克思危机观研究——以<危机笔记(1857-58)>为中心》),其第二章花了100余页的篇幅详细考证、解读了《危机笔记》罕见手写内容的最集中而特别的部分——《危机》前8页手写的内容;第三章从《危机笔记》特别是《危机》的构成、创作时期和顺序,马克思对危机过程的把握及其与同时期报刊的比较等方面,探讨了马克思创作《危机笔记》的动机。陈长安的学位论文题为In Which Period and for What Purpose did Marx Produce the Book Excerpt 1857 France?(《马克思危机笔记本<1857法兰西>的成立过程》),第二章介绍了《法兰西》的概况并概括了其关注的主要问题;第三章结合马克思的通信及报刊文章探讨了《法兰西》的创作时期和动机;第四章比较分析了《法兰西》与马克思1857年12月25日总结法国危机的书信和文章。
此外,守健二教授的论文《1857年经济危机和关于危机的生产理论:威尔逊、马克思、阿夫塔里昂和希尔斯的理论谱系》 ,概括了1857年危机及其特征,视《危机笔记》为马克思眼中的1857年危机,认为《危机笔记》与《大纲》及同时期书信、文章的密切关系,在产品分类和商品价格运动方面有独特的分析。马克思1857年对危机的认识,经历了“第一个投入产出表”、“固定资本的分工”两个理论化过程。由于强调固定资本及流动资本的持续生产和向固定资本的转化,马克思对1857年危机的分析,可以称之为关于危机的生产理论,在思想史上构成一条从威尔逊、马克思、阿夫塔里昂到希尔斯的理论谱系。
3.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在该卷的《导言》、《产生和传播》、《注释》中,编辑小组需要对《危机笔记》涉及的理论问题作适当的研究和介绍。这些问题至少包括:《危机笔记》创作的时代背景,即对1857年危机的研究;马克思危机理论与同时代思想家的比较及其特质;《危机笔记》在马克思思想发展中的地位,等等。

三、理论意义
    《危机笔记》的理论意义至少有以下几点:
1.对危机理论及其形成研究的意义
    对马克思有没有危机理论,学界有很多不同看法。尽管马克思没有论述危机的专著,然而其危机思想散见于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则是不争的事实。《危机笔记》是少有的专门涉及危机的长篇幅文本,其编辑出版,将为研究马克思的危机理论提供直接的实证材料,对探讨马克思危机理论的形成过程及其视角、方法,以及用马克思的危机思想说明当前的危机,均具理论意义。在此不专门论述,后面将陆续提到。
2.对1857-1858年文本群综合研究的意义
《危机笔记》创作于1857年危机,与此同时,马克思留下的文本还有《大纲》、书信、文章,共同组成1857-1858文本群 。不应孤立地研究《危机笔记》,而应该对这个文本群加以综合研究,才能更好地把握马克思1857-1858年的思想,当然也包括危机理论;也才能更好地体现《危机笔记》的理论意义。
以下围绕《危机笔记》与文本群的关系加以说明。
(1)《危机笔记》与《大纲》
按照马克思在1857年12月18日致恩格斯的信中所说,他的“工作是双重的:(1)写完政治经济学原理……(2)当前的危机。”这封信很清楚地交待了马克思在近代资本主义第一次世界性经济危机中的双重工作,而《大纲》和《危机笔记》正是这双重工作留下的文本。
《大纲》多次直接论及1857年危机。一是谈到当货币作为一种国际支付手段及金银的流动时,马克思先后在《货币章》、《<货币章>和<资本章>的增补》以及《<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初稿片段》反复提及1857年危机的例子:
“尽管现代经济学家自以为比重商主义高明,但在1857年普遍危机时期也和在1600年一样,金银又完全出现在这一规定上。”
    “采取这第三种形式的货币(金银)现在在国际交往中仍起着重要作用,这一点是经过1825、1839、1847、1857年的有规则的相继发生的货币危机以后,才变得十分清楚,并重新为经济学家们所承认。”
“从1825年、1839年、1847年、1857年金的大量外流和危机时起,金银在国际交往中所起的特殊作用再度变得十分明显,并再一次为经济学家们所承认。”
在《危机笔记》中,马克思对主要国家的金银流动及中央银行采取的相关措施予以详细记录和持久关注。事实上,在后来的《资本论》第3卷相关章节中,马克思又提及了1857年危机中的金银流动问题。
另外,马克思在论及价值实现与生产过剩的关系时也提及1857年危机:“另一方面,李嘉图及其整个学派始终不了解现实的现代危机,在这种危机中,资本的这种矛盾暴风雨般地突然爆发出来,越来越威胁到作为社会基础和生产本身基础的资本本身。”
当然,《危机笔记》与《大纲》的联系不仅仅体现在被直接提及上。这两个文本至少有以下相通之处。
①都从法国开篇。如前所述,三册笔记本中最先着手创作的是《法兰西》,其中时间最早的剪贴均来自1857年11月7日的《经济学家》,占据了前五页每页的开头。该五页的标题依次命名为“法兰西/巴黎证券交易所”、“法兰西”、“危机”、“法兰西银行”、“法兰西贸易”。这些剪贴基本来自《国外通讯》(Foreign Correspondence)栏、只有第五页的第一份来自《商业及其他消息》(Commercial and Miscellaneous News)。这也是整个《危机笔记》时间最早的剪贴。第一页的第一份剪贴是关于法国主要银行及铁路公司股票价格的周统计表(10月29日至11月5日),在其后,马克思画表誊写了接续数周的统计数字;第二页的第一份剪贴关于财政大臣对法兰西财政形势的报告以及所采取的对策,第二份中通讯员指出财政大臣没有提到海军经费的因素;第三页的第一份剪贴关于美国危机对法国的消极影响,第二份关于贸易法令和铁路公司股价;第四页的第一份剪贴是关于财务大臣应对危机的措施之一:由政府出面令中央银行以持股为条件向重要企业提供帮助;第五页的第一份剪贴是巴黎零售贸易下降的。《国外通讯》栏的文章,报道的是法国财务大臣给皇帝拿破仑三世的报告。马克思的剪贴包括财务大臣对时局的解释和所采取的相应措施,也包括通讯员对财务大臣的质疑点,说明他非常关心面临危机的法国形势。财务大臣在报告了财政收支情况后,所强调的第一点就是法兰西银行暂时提高贴现率并强调金银储备较去年增加了50,000,000法郎。法兰西银行的金银储备及金银价值是核心问题之一。而写作《大纲》时,马克思在很快否定巴师夏和凯里之后,花了一段时间研究生产关系总体、论述政治经济学的哲学方法,写下《导言》,但没有找到分析危机的具体切入点。之后进入《货币章》的写作,借批评达里蒙的《论银行改革》,论述货币问题,找到了分析危机的切入点,这也可看作《大纲》思虑成熟的开篇。首先涉及的,与《危机笔记》一样,也是法兰西银行金银储备及金银价值(货币本质)的问题。这个开篇的写作时间,与《法兰西》大致同期或比之略晚。也许这个开篇是对《危机笔记》首先关注到的法国形势尤其是相关措施的回应。
《危机笔记》和《大纲》都以法兰西开篇,或许还与马克思对法国危机和革命的期待有关。
1848年革命失败后,马克思在写作《伦敦笔记》时仍然期待革命高涨,并认为革命的到来是危机的产物:“在资产阶级关系内一般来说可能达到的这个资产阶级社会生产力如此蓬勃发展的普遍繁荣时期,谈不上真正的革命。只有当现代生产力和资产阶级的生产形式这两个因素互相陷入矛盾冲突的时期,这样的革命才是可能的……一场新的革命只能是新的危机的后果。但它也像新的危机一样是必然会发生的。”  马克思还撰写了很多文章预言危机的到来。如1852年10月15日、19日马克思接连写下《贫困和贸易自由。——日益迫近的商业危机》、《商业繁荣的政治后果》,预言英国经济暂时性的繁荣表明它即将进入现代工商业周期性循环的狂热发展阶段,接着会进入过度扩张和崩溃阶段。而危机的到来,“会使不可避免的反对托利党人的斗争带有更激烈和更革命的性质。”
1853年9月马克思接连于13日写下《政治动态。——欧洲缺粮》、20日写下《西方列强和土耳其。——日益迫近的经济危机。——印度的铁路建设》、23日写下《西方列强和土耳其。——经济危机的征兆》三篇文章,在报道、分析时事时顺带分析危机、展望革命。
在1855年1月,马克思接连于8-22日写下《工商业的危机》 、于11日《英国工商业的危机》 两篇文章,则是专门分析危机。这两篇文章的思路,是从对贸易数据分析出生产过剩从而预言危机的爆发。此后,3月2日写的《英国的危机》 用“以最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市场上商品过剩和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来分析工商业危机,并预言危机“再过几个月”就会爆发。5月19日写的《金融市场》 一文中,针对英国报界的乐观主义者根据“金融市场的状况有了改善”——对银行地窖里黄金的积累和银行贴现率的降低,而认为工商业危机已经结束的观点发表了相反的看法。
马克思在《贸易和财政状况》一文举到了法国的例子。他引用的关于法国的资料说到“无数股票却在人们手里转来转去,根本不顾结算日期……所有这些企业大部分带有的纯粹投机性质” ,而法兰西银行、动产信用公司等金融机构发行的银行券、债券超过其资本的5倍、9倍 。
马克思在预见危机时,和《伦敦笔记》研究危机一样,期待危机爆发后迎来新的革命高潮。比如,《英国的危机》一文中,在他预言危机“再过几个月”就将来临之后,紧随其后就写道“但是一旦工人阶级自己充分感觉到危机的影响,近六年来处于沉寂状态的政治运动就会重新开始。”,文章末尾断言“英国已经到了自己的1847年,谁知道它的1848年将在什么时候开始和将是什么样子呢?”
但是当美国危机爆发时,马克思首先想到的却是其对法国的影响。马克思在1857年10月20日恩格斯的信 中这样说:“美国危机妙极了(我们在1850年11月的述评中就已经预言过它一定会在纽约爆发)。它立即影响到法国工业”,然后才是英国:“英国的金融评论家哀叫说,英国的商业是健康的”。在这封信的最后部分,马克思运用经济数据详细分析了波拿马政府糟糕的国债状况。1857年12月25日致恩格斯的信开头就说:“因为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要弄清楚法国的情况”。至于马克思为何首先期待法国危机和革命,尚有待研究。
②对危机认识都从金融层面逐步深入到生产层面。面对危机,达里蒙认为“一切弊病,都来自人们顽固地保持贵金属在流通和交换中的优势地位。” ,“不仅现今的危机,而且周期性的商业危机,都应该归因于金银享有的这种特权,即唯有金银才能充当可靠的流通工具和交换工具” ,而解决危机的方法在于:“金银成为同其他商品一样的商品,或者,准确的说,一切商品都具有金银一样的等级(由于同样的名义)而成为交换工具” 。简单地说,达里蒙认为危机源于金银作为货币的特权,废除金银的这种特权就能解决危机。在马克思看来,贵金属外流的原因是法国主要食物歉收、重要工业原料歉收、进口过剩,需要耗费大量相当一部分原本用于再生产贵金属在国际市场购买食物、工业原料以补偿生产的缩减,同时支付对外战争、投机等非生产性费用也要耗费金银,使再生产更加困难。因此,食物、工业原料的价格必然上涨,其他一切商品价格以同样的比例下跌。这意味着其他一切商品的生产率从而整个社会的平均生产率的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废除金银的特权,以任何一种别的东西作为货币,都会导致货币贬值,随之而来导致生产的瘫痪和普遍的危机。只有“在经济上对资产阶级社会实行革命”,才能从根本上废除货币的贬值。“资产阶级社会的弊病不是通过‘改造’银行或建立合理的‘货币制度’所能消除的。” 马克思实际是借批判达里蒙也否定了任何单用银行改革分析和解决危机的思路。
马克思在批判达里蒙之后随即花专门篇幅论述货币的产生、本质、职能等问题,比较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货币理论。马克思认为,“价值是商品的社会关系,是商品的经济上的质……作为价值,商品是货币” 。货币实际上以物的形式代表了一切社会关系,因而在前两次开篇的基础上以货币作为开篇。贸易政策、金融改革都是试图在流通领域分析和解决危机,马克思批判了这些思路,随即深入生产领域分析和解决危机。《资本章》详细论述了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系统、全面地勾画出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体系。
而在《危机笔记》,如前所说的《法兰西》,其最初五页的标题“法兰西/巴黎证券交易所”、“法兰西”、“危机”、“法兰西银行”、“法兰西贸易”多次间隔重复出现,看似凌乱。而《危机》和《商业》两个笔记本的目录则显得越来越系统。《危机》的目录分两次逐渐成形。第一次寻破产、英格兰银行、伦敦货币市场、银行与危机的顺序,集中关注的银行、货币方面。而第二次则明确按照货币市场、生产市场、劳动市场的顺序构思总体章节,这个构思到《商业》得到确立。这与《大纲?货币章》以批评达里蒙为切入点,把对危机的认识从货币关系深入到生产关系的方向是一致的。
③《危机笔记》与《大纲》的理论互动 。1857年11月,当马克思正写作《大纲》笔记本II时,他开始为《危机笔记》剪贴摘录报刊,其中《经济学家》用得最密集,因此,《大纲》中的有些篇章明显基于《经济学家》。这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笔记本II中利用《经济学家》独具编辑特色的32类、432个商品的价格表,另加上3类(啤酒、鱼、土豆),“按照资本的基本要素”分组 。马克思对市场的“总体形态”的重组可以概括如下:
黄金市场
货币交换,金银条块市场
借贷市场,票据市场
有息债券市场
  国债券市场
  股票市场
  货币机构本身的股票
  交通工具的股票(铁路股票,运河股票,轮船公司股票,电报局股票,公共马车公司股票)
  一般工业企业的股票(矿业股票)
  公共事业企业的股票(煤气公司股票,自来水公司股票)
  保管商品的企业股票(船坞股票)
  工业公司或商业公司的股票
  保险公司的股票

本国股票,本国公债券市场
国外股票,国外公债券市场

I. 产品
1)谷物市场
   种子市场,谷物市场,西米市场,马铃薯
2)殖民地产品市场
   咖啡,茶叶,可可,糖,烟草,香料(胡椒、辣椒、桂肉、丁香、姜、干豆蔻皮、肉豆蔻)
3)果实
   杏仁,无核小葡萄干,无花果干,李干,梅干,葡萄干,橘子,柠檬,糖蜜
4)食品
   奶油,干酪,腌肉,火腿,猪油,猪肉,牛肉(熏制),鱼
5)酒
   葡萄酒,罗木酒,啤酒
II. 原产品
    1)机器工业的原料。
       亚麻,大麻,棉花,丝,羊毛,兽皮,皮革,古塔波胶
2)化学工业的原料
   碳酸钾,硝石,松节油,硝酸钠
III. 同时作为生产工具的原料
      金属(铜、铁、锡、锌、铅、钢等),原木,建筑木材,燃料木材,造船木材
辅助生产资料和辅助材料
  药材和燃料(胭脂红、靓蓝),树脂,油类,煤炭

以上重组与《危机笔记》(尤其是《危机》、《商业》两册)目录的近似性,可以确证这样的假设:马克思根据刚刚在《大纲》笔记本II中得出的货币市场和商品市场分类而制定的《危机笔记》目录。
《危机笔记》和《大纲》的理论互动还不止于次。比如,与《大纲》相比,《危机笔记》第二、三册即《危机》、《商业》的一个深刻洞见是含蓄地将非货币市场商品分为三类:产品市场、工业市场和劳动市场。而《大纲》笔记本II仅仅清晰地考虑了原产品而没有考虑工业生产。由于这些原产品的生产可以独立进行,笔记本II没有考虑各市场间的相互关系。而在《危机笔记》中,马克思面临着生产过程和市场的相互联系的问题,甚至要考虑生产的循环。马克思对钢市场的摘录显示了解决上述问题的迹象。在《危机》、《商业》两个笔记本中,马克思从不同报纸中摘录了很多关于格拉斯哥、伯明翰、南威尔士钢贸易的报告。有趣的是,马克思把这些相同主题的剪贴分置于两个不同的标题之下: “钢”(“生产市场”)和“工业市场”。这是很好理解的,因为“格拉斯哥的生铁”、“伯明翰的成铁”等既是金属(“非织布的原材料”)又是工业成品。钢在这里身兼工业生产的原材料和产品,可以表明马克思在这一阶段所处理的一个理论问题。对这个问题的进一步思考,将不可避免导致生产过程和市场相互依存的概念,直至生产的纵向循环概念(或投入矩阵的不可分解性)。马克思对这个问题的第一次解决是在《大纲》笔记本IV(《危机笔记》的写作当时也在进行)中建构的投入产出表 。
(2)《危机笔记》与同时期书信及文章
围绕当时的双重任务,马克思还与恩格斯通信交流、为报刊撰写文章。这些书信堪称理解《危机笔记》的钥匙,有的书信也总结或利用了《危机笔记》中的材料,有的书信还录于《危机笔记》中。而报刊文章也运用了《危机笔记》的材料。
之前提到确定三册笔记本的顺序的最关键的两个证据都源于书信和《危机笔记》之间的引用。
书信和文章对《危机笔记》的总结和运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克思在1857年12月25日致恩格斯的信和所写的《法国的危机》一文。马克思在信开头就说:“因为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要弄清楚法国的情况,所以我把所有关于法国商业、工业和危机的摘录重新看了一遍,得出了几点结论,想简略地告诉你……”  这里所说的“关于法国商业、工业和危机的摘录”就是指的笔记本《法兰西》。马克思在这封信中简要说了六点结论,这六点结论也是《法国的危机》的论点,所不同的只是后者更符合报刊文章的行文需要。支撑六点结论的许多材料均来自危机笔记本《法兰西》。陈长安的博士论文第四章对此做了详细的考证和分析。
3.对《资本论》创作计划研究的意义
马克思在《大纲》的《导言》中首次提出了《资本论》创作计划(“政治经济学批判计划”)的“五篇结构”:“显然,应当这样来分篇:(1)一般的抽象的规定,因此它们或多或少属于一切社会形式,不过是在上面所阐述的意义上。(2)形成资产阶级社会内部结构并且成为基本阶级的依据的范畴。资本、雇佣劳动、土地所有制。它们的相互关系。城市和乡村。三大社会阶级。它们之间的交换。流通。信用事业(私人信用)。(3)资产阶级社会在国家形式上的考察。就它本人来考察。‘非生产’阶级。税。国债。公共信用。人口。殖民地。向外国移民。(4)生产的国际关系。国际分工。国际交换。输出和输入。汇率。(5)世界市场和危机。” 《导言》写于《危机笔记》之前。仅仅拿“五篇结构”中的后三篇与《危机笔记》的目录作比较,就可以看到,“五篇机构”中的后三篇中列出的许多具体方面都在《危机笔记》中有详细反映:
      
“五篇机构”中的后三篇与《危机笔记》相关章节对应表

“五篇结构”
的后三篇 《危机笔记》中的主要对应章节
 《法兰西》 《危机》 《商业》
(3)资产阶级社会在国家形式上的考察。就它本人来考察。‘非生产’阶级。税。国债。公共信用。人口。殖民地。向外国移民。 法兰西银行; 政府措施; 法兰西国家收入 英格兰银行;
银行和危机;
) 劳动市场 I) 货币市场
1) 英格兰银行
3) 借贷市场,公债
5) 证券市场
IV) 劳动市场

(4)生产的国际关系。国际分工。国际交换。输出和输入。汇率。 法兰西贸易;
输出和输入;巴黎证券交易所 伦敦货币市场
I)货币市场概观
II) 金银条块市场
III) 证券市场
II) 货币市场 I) 货币市场
2) 金银条块市场
α) 金银的进入
β) 银价及其运动
γ) 国际交换

(5)世界市场和危机。 危机;
意大利;
西班牙
 VI) 汉堡, 王国北部,普鲁士,奥地利。(德国)
IX) 合众国
III) 生产市场
IV) 工业市场
) 劳动市场 II) 生产市场
III) 工业市场
V)其他(合众国, 中国和印度,其他,澳大利亚,巴西)
IV) 劳动市场


而从实际内容来看,后三篇的几乎每个方面都在《危机笔记》中有所反映。从这个意义来讲,《危机笔记》也可以视为“五篇结构”后三篇、至少是后两篇、特别是第五篇“世界市场和危机”的最初准备材料。
当《危机笔记》基本完成时,马克思在l858 年2 月22 日致拉萨尔的信中把“五篇结构”计划改变成“六册结构”计划:“全部著作分成六册:(1)资本(包括一些绪论性的章节);(2)土地所有制;(3)雇佣劳动;(4)国家;(5)国际贸易;(6)世界市场。”
从“五篇结构”到“六册结构”,后三篇和后三册看似基本没有变化,也许是因为马克思在提出“六册结构”时之前特别强调了“叙述(我指的是叙述方式)是完全科学的”,加之是通信语言的缘故,“六册结构”要比“五篇结构”更加简练。
但如果仔细比较的话,后三册除了比后三篇语言简练之外,还是有细微差别,主要体现在“国际贸易”册和“世界市场”册。“五篇结构”的第五篇所列出的诸方面,讲的主要是国际金融,而非国际贸易;第五篇讲的是“世界市场和危机”,而非仅仅“世界市场”。这些差别实际与《危机笔记》的创作进展也有关联。
《危机笔记》对笔记的记录,在总体上有一个从货币金融市场、到贸易市场、国际贸易再到生产市场的逐步深入过程,这与《大纲》从《货币章》深入到《资本章》的过程大致对应。这体现了马克思在生产方式的深层结构而非货币金融的表层结构来认识危机。马克思的危机理论的这个基本立场应该说放之于当前的危机仍然是成立的。1858年2月22日时,马克思已经基本完成了《危机笔记》和《大纲》,因而在构想政治经济学著作结构时,能够将研究的顺序转变为叙述的顺序,“完全科学”地概括之。
提出“五篇结构”的《导言》写于1857年8月,其时《危机笔记》当在酝酿中,直到10、11月时才开始创作的。当时,马克思仍然热烈期待危机发生并引起的革命。但随着《危机笔记》的创作进展到1857年底,马克思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危机和革命不会马上到来,12月25日关于法国危机的书信和文章就是一个明证。这可以有力解释马克思何以在“六册结构”中将第六册调整为“世界市场”而没有写危机。
《危机笔记》处于“五篇结构”和“六册结构”的转变中间,同时涵盖了“五篇结构”和“六册结构”中的后三篇和三册,且能很好地见证其中的基本相同和细微差异。考虑到后来的“四卷计划”中恰恰“舍弃”了这三篇和三册,《危机笔记》在《资本论》创作计划研究中就具有独特的意义了。马克思“舍弃”这三册,应该看作实事求是的调整,而不能视为“慢性死亡”的放弃,更不能认为相关理论不重要。这里仅举一个例子。在《资本论》第3卷第30章《货币资本和现实资本I》中,马克思再次提到1857年危机:“1857年,美国爆发了危机。于是金从英国流到美国。但是美国物价的涨风一停止,危机接着就在英国发生了。金又由美国流到英国。英国和大陆之间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在普遍危机的时刻,支付差额对每个国家来说,至少对每个商业发达的国家来说,都是逆差,不过,这种情况,总是像排炮一样,按照支付的序列,先后在这些国家里发生;并且,在一个国家比如在英国爆发的危机,会把这个支付期限的序列压缩到一个非常短的期间内。这时就会清楚地看到,这一切国家同时出口过剩( 也就是生产过剩) 和进口过剩( 也就是贸易过剩),物价在一切国家上涨,信用在一切国家过度膨胀。接着就在一切国家发生同样的崩溃。于是金流出的现象会在一切国家依次发生。这个现象的普遍性恰好证明:1.金的流出只是危机的现象,而不是危机的原因;2.金的流出在不同各国发生的顺序只是表明,什么时候会轮到这些国家算总账,什么时候会轮到这些国家发生危机,并且什么时候危机的潜在要素会轮到在这些国家内爆发。”这里说到1857年危机中美国、英国和大陆之间的金流动现象,《危机笔记》中有非常详实、持续的记录,这里说到的金流动和危机的原因,也是《危机笔记》所关注和要探讨的核心问题之一。

祈望以上对《危机笔记》编辑、研究现状的简介以及对其理论意义的概括,能为相关研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也请与会前辈、同仁不吝赐教。

附录:根据笔记“页标题”复原的“分章编排”
Book of the Crisis of 1857

Failures 1
Bank of England 2-3
London Moneymarket 4
I) General Aspect of the Moneymarket 4
   II) Bullion Market 5-8
III) Security Market 9-11
IV) Produce Market   12-17<13-17空白>
V) Industrial Market  18-20<19、20空白>
Bank and Crisis 21
America 21-24<24空白>
VI) Hamburg, Nothern Kingdoms, Prussia, Austria. (Germany.) 25-32
Produce Market 33-35
IX) United States 36-38
 
I) Failures 39-40
II) Money Market 41
1) Bank of England 41
2) London Loanmarket 42
3) Bullion Market 43
a) Efflux and Influx of Bullion 43
b) Price of Silver 44
c) Foreign Exchanges 45
4) Security Market 46
a) Consols 46
b) Railway-Jointstockbank - Mining shares 48-50
III) Produce Market 51
a) Rawmaterials for textile fabrics. 51
1) Cotton 51-52
2) Silk 53<不明>
3) Wool 54
4) Hemp and flax. 55
a) Metals 56
b) Hids and Leather 57
c) Mincing-Lane 58-60
d) Mark-Lane 61-63
IV) Industrial Market 64-67
) Labour Market 68-72

1857 France

France/Bourse 1
France 2
Crisis 3
Bank of France 4
French Trade 5-10
Bank of France 11-14
French Corntrade 15
French Cornmarket 16
Ex- and Imports 17
French Trade 18-20
Governmental Measures 21-22
Italy 23-24
Spain 25/25a
<空白> 26
Bourse 27-28
Fr. Garn Rheine Traffic 29
<空白> 30
French Trade 31
<空白> 32
Railways 33
<空白> 34
Northern Europe etc 35
<空白> 36
French Bourse 37
<空白> 38
French State Revenue 39

The Book of the Commercial Crisis
I) Moneymarket 1
1) Bank of England          1-4<4空白>
2) Bullion Market 5
α) Efflux and Influx of Bullion  5-6<6空白>
β) Price and Movement of Silver  7-8<8空白>
γ) Foreign Exchanges 9-10
3) Loanmarket 11-12
  Public Funds     13-14<14空白>
4) Failures 15-16
5) Security Market 17
α) Public Funds 17-18
β) Share Market 19-20
II) Produce Market 21
1) Raw Materials for Textile Fabrics 21
α) Cotton    21-24<23、24空白>
β) Silk      25-26<26空白>
γ) Wool     27-28<28空白>
δ) Hemp and flax   29
Loanmarket.
Railway u. Funds. 30
2) Metals    31-32<32空白>
3) Hids and Leather   33-34<34空白>
4) Mincing-Lane 35-40
5) Marklane   41-46 <45、46空白>
III) Industrial Market    47-56<55、56空白>
IV) Labourmarket       57-62<60、61、62空白>
V) Miscellaneous 
United States    63-64<64空白>
China and India 65
Miscellaneous    66-76<64不明、76空白>
Australia 77
Brazil    79-80<78、80空白>

 

感谢北京大学通讯员投稿
相关评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